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桂明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刘桂明,字开强,号千古洲人(笔名),1962年9月生,江西省永新县人,在职研究生学历。曾任中国律师论坛秘书长、《中国律师》杂志社总编,现任中国法学会《民主与法制》总编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与北京长跑节的独特缘分  

2016-06-08 19:10:00|  分类: 体育,时尚,健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北京长跑节的独特缘分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民主与法制》周刊总编辑  刘桂明

  同样都生活在北京,您有几次从天安门广场开跑的经历呢?
  2016年4月17日,我第五次站在天安门广场的起跑线上。除了2014年10月的北马与2015年8月的世界田径锦标赛10公里大众赛,我都是因为与北京长跑节,才有机会来到天安门广场开跑。此时,我与北京长跑节第三次结缘,我的第三个半马也就此开跑。
  来到北京30年,一直是以各种交通工具来见证北京的发展变化。从早期的自行车与公交车到后来的地铁与私家车,一步一步地感受到了北京作为我国首都的发展进程。但是,从未想到有一天竟然能够用自己的脚步,丈量北京这个大都市的发展轨迹。
  因为我爱上了马拉松,爱上了跑步的生活方式。
  说起来,还得从北京长跑节开始絮叨絮叨。
我与北京长跑节的独特缘分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两年前的春天,一次偶然的朋友聚餐,让我开始下决心开始捡起大学时代的跑步爱好,也让我第一次加入了北京长跑节的队伍。那时,我还只敢报名参加5公里的比赛,对于10公里比赛还不敢考虑。也是因为那次长跑节的5公里比赛,促使我开始关注身体锻炼,关注马拉松比赛,关注在北京举办的任何与跑步有关的比赛。
  当年9月,我报名参加了“李宁杯路跑联赛北京站”的10公里比赛。经过一个夏天的锻炼,我的10公里比赛成绩竟然跑得还不错——53分钟完赛。于是,决定想方设法参加当年的北京马拉松比赛。通过法律界与媒体界友人的帮助,我终于获得了一个半马的参赛名额。
  2014年10月20日,我第一次站在了天安门广场的北京国际马拉松比赛的起点线上,开始了我人生中第一次挑战马拉松的经历。天安门广场、西长安街、复兴门立交桥、钓鱼台国宾馆、花园桥、昆玉河、北四环、知春路,这些如此熟悉的地名,转眼间竟在自己的脚下一一掠过。最后,我的成绩竟然与冠军一样平起平坐,都是2小时10分。只不过,他是全马,我是半马。
我与北京长跑节的独特缘分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我的马拉松之路就此拉开了序幕。在经历了海口马拉松、千岛湖马拉松、无锡马拉松的全马及扬州马拉松的半马之后,我的第三个半马就这样随着北京长跑节来到了我面前。
  说起北京长跑节,可以说是我的一个夙愿。30年前大学毕业来到北京,就想参加北京长跑节。那时候,北京长跑节还叫北京春季环城赛。但是,不知为何,这件事自己说了很多年,就是下不了决心付诸行动。直到2014年初,无意间一次友人聚餐聊天,说起来想去跑马拉松。我立即予以呼应,友人说那就从北京长跑节开始吧!
  于是,2014年4月20日,我就开始了第一次从北京天安门广场起跑出发的跑步生活。那天,从天安门到先农坛,我胜利完成了任务,顺利跑到终点,只是成绩一般,30分钟之内跑完5公里。好在我这成年组的参赛者竟然还超过了许多青年组成员,包括与我一起参赛的80后老乡。从现场氛围看,长跑节显然是鼓励重在参与,所以娱乐化气氛更浓厚一些。我不仅第一次感受了这种娱乐化氛围,而且还是第一次感受在天安门开跑的人生经历。
我与北京长跑节的独特缘分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2015年4月26日,我第二次报名参加北京长跑节。比赛路线依旧是,从天安门到天坛公园,再到先农坛体育场。此时,因为已有海口马拉松比赛全马的考验与一周前即2015年4月19日扬州马拉松半马的经验,我显得更像一位长跑老将,信心满满,好为人师。对于被我半是动员半是忽悠来第一次参赛的几位跑友,我还貌似教练一般,给他们指指点点,絮絮叨叨。在此次10公里比赛中,我也第一次跑进了50分钟之内。同时必须要分享的是,我们一起参赛的五个江西佬有三人跑进了50分钟,加上未能参赛的70后与未能报名成功的80后老乡,7位参赛者中分别有一位60后、四位70后,两位80后。可见,江西人的吃苦耐劳不是瞎说的。另外,从此次参赛的我们江西人年龄结构看,在当下的长跑爱好者中,70后是当打主力,80后正紧随其后,而对我这样的60后只是发挥一下余热而已。
  今年的北京长跑节正好是其庆祝60年历史的日子,赛事主办方提出了“我为北京跑”的口号,号召跑友们用自己的方式为“北京国际长跑节”辉煌60年的欢呼。为了保持60年一脉相承的浓郁“京味儿”,同时体现出北京走向现代化的精神追求,主办方对比赛进行了重大改革:一是在保留家庭跑的基础上,将原来的5公里与10公里全部升格为半程马拉松,从而形成了北京每年上半年一个半马、下班半年一个全马的比赛格局;二是对比赛路线进行了颠覆性的全新规划。起点不变,仍为天安门广场,但方向则改为先向东再向北,沿途路过护城河、雍和宫、地坛、元大都城墙遗址等古迹,参赛者既可领略北京历史的沉稳厚重,又可感受北京现代发展的风貌。比赛途经东二环、北二环之后,便向北来到了终点奥林匹克中心区景观大道。此处东临国家体育场(鸟巢),西靠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要知道,这两处景观都是中国体育史上与国际奥运会有关的最具影响力的地标。

我与北京长跑节的独特缘分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2016年4月17日,我第三次站在北京长跑节的起跑线上。
  今年的北京长跑节可谓天时地利人和,难得的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春和景明。无论是熟悉的跑友还是陌生的跑者,因为有了跑步这种共同语言,每个人都感觉很亲切很熟悉。拍照的、拥抱的、呼喊的、卖萌的,忙个不停,兴高采烈。
  早上7点,比赛在天安门广场正式开始,2万多人的参赛者开始往前慢慢蠕动。实在是因为参赛者太多,等我踏上起跑地毯时,时间已经过去了10分钟。阳光下,我们一路奔跑,你追我赶、争先恐后,我们踏过起跑线,跑过长安街,挤过建国门,越过东二环,经过雍和宫,转过安定门,穿过安贞桥,跨过北四环,绕过水立方,终于跑到了平常无法到达的鸟巢,最后抵达了比赛终点。
  可以说,所有这些地名或地标,或是北京历史的见证,或是北京发展的缩影,或是北京改革的形象,或是北京转型的标志。总之,都与首都的昨天有关,也与京城的今天有关,更与中国的未来有关。对身在北京30余年的我来说,这些地名或地标平常开车坐车时只能远距离眺望,今天则可以用脚步去丈量。因为每一个地名地标的后面,就是一段有关跑步里程的标志,当然也是北京改革发展的见证。
  在历史如此厚重、形象如此靓丽、名气如此响亮的赛道上跑步,心情自然格外舒畅,感觉必然格外舒适。所以,我与各位参赛者一样,很兴奋,甚至是很亢奋,感觉像过节一样。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我的参赛感觉非常轻松,状态非常放松。这个状态主要来源于无锡国际马拉松比赛后的跑量累积与力量训练,为此一路上基本上保持了6分以内的配速。在最后3公里的赛程中,甚至还跑出了4分多乃至3分多的配速。在此次比赛中,唯一跑出了7分多配速的路段,就是在建国门到东直门的辅路赛道上。这也正是此次比赛中,让许多参赛者不得不吐槽的赛道设计。因为所有从天安门跑过来的参赛者到这里,都不得不停下来并全部拥挤到建国门桥底下的辅路上。一下子两万人挤在不足3米宽的辅路上,犹如整个比赛线路的肠梗阻。所有参赛者只好慢慢移动,有的参赛者着急得在人群中穿来穿去。这种情况直至过了东直门才算有所缓解,跑到安定门立交桥右转向北,赛道才变得宽敞了。
我与北京长跑节的独特缘分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可能因为是参赛者太多,以至于开始起跑时跟着我的几位跑友跟丢了好几位。只有两位年轻人跟上了我,其中一位是70后、一位是80后,他们体力不错,好几次去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一起跑步时状态也还可以。但是,没想到,此次比赛中,在过了蒋宅口之后,两位年轻人突然没了身影。他们俩都是第一次参赛,可能是参赛经验不够,也可能是训练跑量不够,以至于后半程无法保持原有的配速了。
  我就这样一直继续往终点奔去,跑到15公里处,一位帅气的小伙子跑过身边,转过头问我“你是刘老师吧?”我正疑惑之时,他便立即自我介绍说,他也是“法律人奔跑吧”的跑友,他叫郑红庄,在中国国旅做法务。于是,我们俩便步调一致一起向前奔跑。
  说起在赛道上邂逅跑友的事情,实际上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年秋天的北京路跑联赛与北马途中,两次遇上了北京的郑德华律师。去年1月在海口的第一次全程马拉松比赛中,与上海瀛东律师事务所的董冬冬律师在赛程折返途中迎面挥手招呼。上个月在无锡马拉松比赛的赛道上,又与曾经在十多年听过我讲课的浙江海盐律师胡云峰意外邂逅。真可谓天下跑友是一家,更何况还都是法律人呢?
  更加奇巧的是,在17公里处我又见到了一位老熟人。他在中国日报工作,与我是一栋楼里楼上楼下的邻居。此前知道他在跑马,但没想到还真在赛道上第一次见上面了。由此可见,作为跑友的幸福不只在完赛之后的成绩分享,更在经常享受意外之喜的比赛过程中。
  这次赛事的路线安排在17公里之后,基本上就是鸟巢与水立方之间拐来拐去,感觉像在捉迷藏一样。不过,最需要点赞的出彩设计是,在比赛进入20公里之时,让所有参赛者穿过鸟巢内的塑胶赛道奔向终点。每位参赛者都从电视里看见过鸟巢,也从北四环路过时瞭望过鸟巢,但亲自脚踏实地来到鸟巢跑步肯定还是第一次。在临近终点时,所有参赛者都是第一次穿过国家体育场(鸟巢),因而都拥有了一次人生难得的在奥运赛道上奔跑的激情体验。
我与北京长跑节的独特缘分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于是,所有参赛者跑到这里都要对着摄像头情不自禁地大喊大叫、卖萌拍照乃至手舞足蹈,以至于已经准备冲刺的跑友也兴奋地放慢了脚步,本来已经很疲惫的跑友则一下子感觉神清气爽而忘记了疲劳。
  当然,我最快乐的还是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跑进了2小时(尽管平常训练中跑进2小时也是常事)。半马成绩跑进2小时,曾经被认为是“教皇时间”(因为教皇去年曾经夸下海口,他要在半马比赛中跑进两小时。不过,去年秋天的美国费城马拉松比赛他也没参加)。尽管作为教皇本人,至今也无法跑进2小时,但我们都以跑进“教皇时间”而自豪。手机上的咕咚记录显示是1小时52分,最后官方通知是1小时57分。虽然两者有误差,但都表明跑进2小时是确定无疑的。不过,成绩好坏固然很重要,享受比赛的过程其实更重要。
  跑步,已成了一种越来越时尚、越来越风尚的生活方式,也成了一种我们丈量北京历史、见证北京发展的生活方式,更成了一种我们不断感受快乐、收获激情的生活方式。
我与北京长跑节的独特缘分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