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桂明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刘桂明,字开强,号千古洲人(笔名),1962年9月生,江西省永新县人,在职研究生学历。曾任中国律师论坛秘书长、《中国律师》杂志社总编,现任中国法学会《民主与法制》总编辑。

网易考拉推荐

田涛先生是一位什么样的法学家?  

2016-06-30 23:45:00|  分类: 田涛,契约,法律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涛先生是一位什么样的法学家?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田涛先生是一位什么样的法学家?

 

                    ------在田涛先生作品研讨会上的总结发言

                             (2016年5月28日  上海)

 

                         《民主与法制》周刊总编辑  刘桂明

                                                   田涛先生是一位什么样的法学家?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刘桂明导语:

       2016年5月28日,“中国法律文化的内涵、外延与发展研讨会暨田涛先生作品研讨会”在上海会计立信会计学院会计博物馆报告厅举行。会议由北京大学出版社主办,上海立信会计学院文法学院承办,上海市拍卖政策研究中心协办。来自北京、上海、重庆等各地的学者、专家以及田涛先生生前友好及其学生代表参加了此次会议。

       按照会议议程,由我对全天的研讨交流进行总结。为此,我做了如下总结发言。

                                                     田涛先生是一位什么样的法学家?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尊敬的俞荣根教授、武树臣教授、何勤华教授,各位专家学者、各位朋友:

   大家好!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作为田涛先生生前的友人,能有机会参加此次田涛先生作品研讨会。更重要的是,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还让我来作总结发言,也使我有机会向大家汇报学习体会。感谢主办单位的邀请!感谢蒋浩总编的安排!

   今天一天的会议,我们大家都在缅怀与追思田涛先生,褒扬他的为人,赞扬他的为学,颂扬他的为事。直到会议的最后时刻,大家还在抢着发言。那就意味着,我们对田涛先生的贡献与成就,怎么褒扬都是说不够的,怎么赞扬都是说不全的,怎么颂扬都是说不完的。

    可以说,各位与会者的发言,无论是对老师的感恩、对老友的缅怀还是对同行的敬意、对长者的怀念,都是今天的主旋律。尽管今天会议的主题是“中国法律文化的内涵、外延和发展”,副标题是“田涛先生作品研讨会”,但是,我看到,今天大多数与会者的发言都在说田涛先生这个人,都在说田涛先生如何优秀、如何杰出。真正讲到田涛先生作品的其实只有蒋浩总编,因为他列举了田涛先生在世时的所有作品。由此可见,田涛先生的人品其实在他的作品之上,尽管田涛先生的作品本来就很优秀。

    今天,我们坐在这里,通过田涛先生夫人李祝环教授的视频致辞与田涛先生主要活动及其主要作品介绍,通过发言与交流、回忆与怀念,重温了田涛先生的巨大成就,再现了田涛先生的音容笑貌。所以,今天与其说是讨论田涛先生的作品,还不如说是怀念与追思田涛先生这个人。我想,无论是怀念与追思,不论是他个人还是他的作品,都是值得总结和研究的。

    作为今天会议的总结者,我就综合大家的发言并结合今天会议的主题,以一种“三点式”的特别方法来总结今天的会议内容及各位的精彩发言。

                                                          田涛先生是一位什么样的法学家?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第一、本次会议确定了一个最有效的聚焦点。

    今天会议讨论的主题是“中国法律文化的内涵、外延和发展”,也就是说,今天会议的大主题是讲法律文化,也可以说,法律文化是今天会议的聚焦点。我们很高兴地看到,今天所有参与讨论法律文化的与会者完全是一次跨界的组合。既有有法学法律界的,也有拍卖实务界,还有新闻出版界的。当然,今天这种跨界讨论,也是田涛先生生前研究活动乃至研究领域跨界的必然。因为今天的跨界讨论,使我们每个人都有收获,都有启发。

    蒋浩总编曾经组织的“法律文化三人谈”,今天来了一位,走了一位,还有一位没来。贺卫方教授未能参会,显然是个遗憾,好在会上也播放了他的亲笔祝词。而何勤华教授的到来,则是一个主要亮点。他与贺卫方教授、田涛先生一起讨论的问题,曾经也是田涛先生生前一直关注的重点,当然也是我们中国走向依法治国的难点。

法律文化是什么,法律文化谈什么,法律文化有什么,在中国需要建立什么样的法律文化。这就是法律文化的内涵、外延与发展,就像法学界一直思考的法律思维一样,内涵十分丰富而深刻。田涛先生参与讨论的“法律文化三人谈”,所有谈的说的实际上就是这个问题。尽管“法律文化三人谈”的三位大家今天只来了一位,但是他们三人追求的都是法律文化的发展。为此,我们需要关注古今法律文化的差异、中西法律文化的不同、有形文化与无形文化的异同、制度文化与习惯文化的类同,尤其是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全面走向依法治国的决定之后,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法律文化的建构与推进是多么重要。由此可以看出,当初由田涛先生、何勤华教授、贺卫方教授组合的“法律文化三人谈”,非常具有先见性和预见性。更重要的是,今天各位的发言都由田涛先生的作品聚焦到了法律文化这个时代命题与专业课题。

                                                                        田涛先生是一位什么样的法学家?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第二、本次会议选择了一个最合适的切入点。

   毫无疑问,今天的会议是以一个人乃至一个人的作品作为切入点,来共同讨论法律文化的。在我看来,以田涛先生和他的作品来作为法律文化研讨与交流的切入点,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没有比这更合适的的讨论对象了。

    刚才在发言中,对田涛先生的人品与作品都给予了高度评价。有人说,田涛先生是能人、好人、粗人、文化人、民俗人。也有人说,田涛先生是天才、奇才、怪才、人才。还有人说,田涛先生是有趣、有品、有料、有胆。尤其印象深刻的是,俞荣根教授说,田涛先生是不可复制、不可替代的人物。何勤华教授说,田涛先生不仅关注东方,而且还关注西方;不仅收藏整理,而且还教书育人。田涛先生的契约收藏不是为财富,而是为学术研究提供素材,造福学林。

    三年前,田涛先生去世的时候,我也就他的人品与作品写过一篇悼念文章。在我看来,田涛先生这个人绝不是一般人。可以说,他是一位牛人、一位高人,但他同时又是一位凡人。

    有人说他是一位牛人,不仅仅因为他是属牛的,更因为他是一位公认的跨界专家。可以说,他横跨了法律史、法律文化、法律文献、拍卖法等学术领域。所以,如果你说他是一位法学家,他又是一位教育家;你说他是一位教育家,他又是一位收藏家;你说他是一位收藏家,他又是一位法律家。因为他还是一位执业律师,但是他又不是一位仅仅局限于业务的律师。

    有人说他是一位高人,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研究能力,更因为他超出常人的洞察力与判断力乃至超脱视野。对我国拍卖法的立法完善与司法实践,他付出了超出常人的贡献与心血;对我国拍卖学的研究与教学,他具有超出常人的心得经验与专业造诣;对我国古籍收藏与文献保护,他体现了一种超出常人的高度与大气。又因为他不属于任何一个固定单位的特点,所以他能够以一种体制外的游学身份与自由思想,始终保持一种独立客观超然的研究与判断。

    但是,我要说他又是一位凡人。实际上他没有牛人的牛气与霸气,他只有一种感人的和气与超人的大气;他也没有高人可能出现的自以为是与目空一切,他只有一种高人必然拥有的和蔼可亲与平易近人;事实上,他又是一位凡人。他时常像我们一样,高兴时哼几句,得意时说一段,轻松时逗一下。所以,在我们眼里,平常他就是一位可爱的老头、可乐的朋友、可亲的兄弟、可敬的老师……

    我与田涛教授相识20年,但真正熟悉还是进入21世纪之后。如今,那个熟悉而亲切、那个亲切而可爱、那个可爱而可敬的大好人走了,那个云游世界、看透人生的乐天派走了,那个在世上不想与人争权、也不想与谁夺势的“个体户”走了……

    这次特别的研讨会,选择了田涛先生这样一位牛人、高人和凡人以及他的作品,作为大家研讨交流的切入点,可以说,正是本次会议的最大亮点。另外,还有一个非常有趣、也非常有意义的亮点,那就是本次会议的地点。今天我们开会的地方,是上海立信会计学院。大家是否注意到了,在这里开会多么有意思。中国古话说,大丈夫要立功、立德、立言。现在,我们看到,在立功、立德、立言之外,还应该加上一个“立信”。因为这里是立信会计学院,我们每个人做人做事时如果能够做到立信,甚至可以说比做到前面三者还重要还成功。从田涛的一生来看,从各位的发言来看,田涛先生就是立信的典范与标杆。

                                                     田涛先生是一位什么样的法学家?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第三、本次会议找到了一个最有深意的结合点。

    通过主题的聚焦与作品的切入,我们最终还是希望找到一个结合点。聆听了一天的发言和大家的高见,再结合田涛先生的为人和为学,我认为本次会议的成果是丰硕的、实在的、直接的。

    从田涛先生的作品,可以反映他的思想;从田涛先生作品反映的思想,可以折射他的情怀;从田涛先生显示的家国情怀,可以体现他的使命担当。从今天一天的讨论与交流看,我们进一步体会到,通过主题聚焦与作品切入,最终还是为了解决法律文化的发展问题。

    依我之见,要解决法律文化的发展,实际上就是为了解决法律文化的传统、传承和传接问题。今天的会议,最后正是在这三个方面找到了结合点:

    一是关于历史传统的挖掘与整理。众所周知,对于传统文化,田涛先生在国内是首屈一指的。法律文化要从传统中找到营养、找到依据,在这方面田涛先生是先驱和典范。比如田涛先生找到了传统契约这个文化载体,这是一个典型的属于可以小题大做的研究方向,而且田涛先生还找到了适合传统契约研究的有关田野调查的实证研究方法。就像武树臣老师说的那样,田涛先生研究和收藏法律史文献的经历,就是从抢救在造纸厂仓库里的宝贵文献开始的。所以,在为往圣继绝学方面,田涛先生可以说是功德无量。

    二是关于文化传承的教书与育人。很多学者满足于自己的研究,而忽视了传道授业。田涛先生生前十分注意这一点,不仅教出了优秀的法律史人才,还为拍卖业界培养了大量专业人才。我们都知道,他的最后一次出行,其实就是为了拍卖界的人才培训。我注意到,今天所有参会的拍卖界人士对田涛先生的怀念,更加感人至深。正如上海市拍卖行业协会发言人范干平先生在发言中所说,田涛先生生前是中国拍卖行业教育的一面旗帜,他也是中国拍卖行业高管班的常任教员。他参与培养了近2000名中国注册拍卖师,他还为中国拍卖行业培养了最早一批的拍卖方向硕士研究生,

    三是关于思想传接的交流与分享。从今天的各位发言来看,大家都有一个感受,那就是田涛先生不保守、不封闭。确实如此,各位的发言都高度评价田涛先生在中国法律史研究方面的贡献。同时,田涛先生从不固步自封,思想开放,重视西学,学习和研究西法。他先后访问过日、美、法等西方国家,但他去了不是泡图书馆,就是访谈名人。在大家眼中的田涛先生是一个大家,也很大气,他非常愿意与大家分享他认为是好的乃至最珍贵的东西,哪怕那是常人视为价值连城的东西,他都不小气、不使小心眼。这是一种开放心态的交流与分享,也是一种超前眼光的交流与分享。还是俞荣根教授说得好,田涛留给我们的最有价值的学术和思想遗产是什么?那就是认真对待传统。我们不能妄自菲薄传统,要像田涛那样认真对待传统,同时认真学习西法,从传统走向现代,让现代中国、法治中国扎根于传统文化和传统法文化的土壤之中。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贺卫方教授尽管没来,但他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他说惟一可以告慰在天之灵的是,田涛先生留下了自己的著作和收藏。书比人长寿,田涛先生通过他的著作和收藏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光芒将永久地照耀着我们及后人探索知识的道路。

 田涛先生是一位什么样的法学家? - 刘桂明 - 刘桂明的博客

    各位专家:最后我要说的是,作为一个传奇,作为一种典范,作为一座丰碑,田涛先生已经走了。但是,我们又觉得他没有走。因为他留下的经典收藏与典籍已经传承下来了,他留下的法律文化命题和研究方法已经传承下去了,他留下的古老中华法系的划分与法律文献学研究成果已经传承下来了。然而,一个让我们又不得不接受的现实是:田涛先生走了,他要去寻他的梦去了,他要去寻他的青山绿水、家国情怀。就像田涛先生自己说的那样,梦到酣时不要叫醒我;田涛先生走了,他要寻他的学问去了,本来他就是一个“体制外的学者”与“圈子外面的人”,他要做一个真正实现“我说·我想·我自由”的人;田涛先生走了,他要去寻他的藏书去了,中国的,西方的,古代的,现代的,他总感觉搜不过来、寻不过来……

    好吧!那我们就不要去叫醒他,不要去吵醒他,不要去影响他,让他逍遥自在地、快快乐乐、潇潇洒洒地去寻他的梦吧!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